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乡村
  3. 姐姐的秘密
  4. 第9章冲动是魔鬼(2)

姐姐的秘密[已完结]全文txthga010电脑下载|首页

第9章冲动是魔鬼(2)

母亲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再也没有力气力去管他的魔爪了,便任由他抓抚,听王老五的语气,今晚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母亲怕惊动了睡在隔壁房间的我,红着脸,用小得像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

“你……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

“放过你可以,你今晚必须满足我,”王老五坏笑道:“要不然,我马上去把你儿子叫过来,让他看看我们两人的好戏!”

“啊,你敢?”母亲惊愕地望着他。

王老五趁母亲愣神之际,一把扯下母亲的睡衣,三下五除二地脱光自己的衣服,朝母亲的身子压了下去。

“不好,我妈妈有危险!”一直站在房门口偷看的我心一紧,根本没有多想,顺手操起放在堂屋里的一把镰刀,朝母亲的卧室里冲了进去。

冲动是魔鬼,魔鬼是滋生欲 望的根源,欲 望能磨灭一个人的心智。

王老五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占有我母亲,在她身上发泄自己的兽欲。

这时候,色胆包天的他哪里还有闲心去发现站在门口偷看,拿着一把镰刀冲进母亲卧室里的我呢?

“不......不要啊......”母亲苦苦哀求,怒声骂道:“你混蛋,放开......放开我......”

“放开我妈妈,你这个流氓!”我冲上前去,大叫一声,手起刀落,将锋利的镰刀砍在王老五了的屁股上。

“啊呀......”王老五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嚎叫,急忙从母亲身上滚下来。

我手握刀柄,用力抽出镰刀。

看见上面沾满了王老五的鲜血,鲜血顺着明晃晃的的刀口往地上流淌,顿时吓得不知所措,像抓住一把烫手的山芋,急忙将镰刀扔到地上。

“你这个小屁孩,竟然敢拿刀砍我?”王老五屁股上流淌着鲜血,他光着身子站在母亲的卧室里,做出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一手捂住自己屁股上的伤口,一手指着呆若木鸡的我,大声说:“你......你这个杀人犯......我要去公 安局告你,让公 安抓你去坐牢......”

母亲从床上坐起来,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

她急忙穿上睡衣,跳下床,一把将吓得全身发抖的我揽入怀中,定了一下神,瞪着王老五那张因痛苦而变得扭曲的脸,说:

“王老五,你快走,别伤害和吓坏了我的孩子!.”

“想让我走,没那么容易。”王老五将手从屁股上移开,血淋淋的手指着母亲,说:“今天晚上,是你给我留门,勾 引我来你们家,又指使你儿子杀我,你们合谋杀害我,我要到公 安局去告你们!”

面对这样的无赖,母亲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诧异地问:

“你想怎么样?”

“哼,我想怎样?”王老五再次将手捂住自己屁股上淌血的伤口,冷笑一声,龇牙咧嘴地说:“你必须赔我的医药费,等我的伤好了以后,还要好好地侍候我。”

“你想得美!”母亲知道这家伙是想得寸进尺,趁机敲诈我们家一把,毫不示弱地说:“是你自己来我们家造孽,才被我儿子砍伤的,活该,我们孤儿寡母的,哪有什么医药费给你,更不用说让我去侍候你这个流氓了。”

“那好,我将村子里的乡亲们叫来,让他们来为我们评评理,为我主持公道,”王老五开始耍泼,光着身子站到卧室门口,大声喊:“杀人,杀人啦......”

母亲急忙冲上去,用手捂住他的嘴,说:“别叫,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帮你把伤口堵住,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商量。”

“这是你说的?”王老五用手将母亲的手拿开,不再叫了。

母亲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我知道,她是为了保护我,维护自己的名声,宁愿受到这个老光棍的凌 辱,也不愿意让我们受到伤害。

王老五顿时喜形于色,似乎忘记了肉体上的疼痛,母亲将他对自己实施强 暴时,脱下来扔到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交到了他的手里。

王老五将上衣穿上,留下下半身。

我看见他那玩意儿软绵绵的,毫无斗志了,为了不让王老五伤害我母亲,我真恨不得用刀将这个脏东西切掉,让这个老光棍变成太监。

母亲让他趴在床上,从灶房里取出一把草木灰,往他屁股上伤口一抹,幸好我的力气不大,扎进去的伤口不深,王老五的鲜血总算止住了。

母亲用一块破布帮王老五包扎好,王老五才肯穿上了裤子。

母亲将自己去集市上卖鸡蛋换来,家里仅剩下的几元钱全部拿出来交到王老五手里,才将这个无赖从我们家打发走。

临走前,王老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对母亲抛下这样一句话:

“别忘了你刚才对我说的话,要不然,你儿子今天晚上是怎样用镰刀砍我的,我就得用刀子砍回来!”

虽然王老五是因为强 暴我母亲,咎由自取,但他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公民,没有权利拿刀砍伤他,行凶杀人。

如果我的镰刀碰巧砍到了他的胸口,刺入他的心脏,失手将他杀死了,那我不就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杀人犯了吗?

想起刚才王老五像杀猪一样嚎叫的样子,想起他身上血淋淋的场景,我就感到有点后怕,我木讷地站在母亲的卧室里,咬着牙直打哆嗦.。

王老五拖着受伤的身体,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我们家,

天空黑漆一团,风声、雨声、犬吠和猫鸣声,就像一首奔丧的哀乐,寒风吹动堂屋里两扇大门的声音,更像是敲响哀乐的丧钟。

这些凄凉的声音不停地敲打着我们的耳鼓。

母亲耳朵里像是被灌满了噪音,急忙冲到堂屋门口,顶着寒风把两扇大门关上,用力将门闩栓上。

母亲转身回到卧室时,我仍旧像木偶一样站在屋子中央,她像不认识我似的,直愣愣地望着我。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母亲才缓过神来。

忽然,抬起手,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厉声说:“跟我跪下!”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