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言情
  3. 坏坏总裁倾城恋
  4. 第11章 你得负责

热门小说坏坏总裁倾城恋全本TXT下载

第11章 你得负责

他自然清楚这是周萌萌给他挖的陷阱,不管他说自己喜欢她什么,周萌萌都能找到一大堆比她更好的人,然后死命地拒绝。

这女人变聪明了。

“周萌萌,你是对你自己不自信还是怀疑我的审美?”

她略一蹙眉,为什么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严肃情绪总能被他的只言片语化解。“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周萌萌走到门边,轻轻转动把手,却抵死不动。又尝试了几下,门锁依旧纹丝未动。

“温烨,钥匙给我。”她伸出手,看到他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鼻头一酸。她也不是铁石心肠,看他木乃伊的架势,伤得不轻啊。

“周萌萌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是因为突然下雨怕你出事才突然掉头车身打滑!你敢出这个门一步!”

这是她听过他最大的嘶吼。近乎疯狂的声音几乎将她的耳膜震伤。

温烨将病床旁的花瓶扫到地上,发出激烈碰撞的破碎声。他的胸口也因为情绪激动而一起一伏,周萌萌彻底愣住。

他在说什么……因为她?他被包成个粽子躺在病床上近乎瘫痪是因为她?

怎么可能。尽管不信,她的脚步还是停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你敢出这个门我就立刻找人打断你的腿!”他的怒意是货真价实的,却带着几分孩子气。

周萌萌甚至难以想象这个男人是当初温文尔雅深邃平静的温烨。他以往都是在压抑,不管是什么情况,情绪总是不轻易表露。经常一副清清淡淡的模样,不食人间烟火。就连一句分手,都说得那样轻松。

怎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她不是生气,也不是震惊,反倒有一种释然的舒心。

他毕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并不是那个永远压抑自己的感情,甚至强迫自己微笑,以一副光鲜面容示人的姿态。心弦,似乎被什么轻轻拨动。

“我现在已经半身不遂了,没有哪个女人敢要我,你得负责!”

见她不言语,温烨的嚣张气焰更是增加不少。俊逸的眉微微上挑,浑身的伤并不影响他的面容。

“我可以留下来照顾你几天,但是让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周萌萌最终还是妥协。拿出手机欲要拨打号码,却被温烨叫住。

“不用打,我会处理。”他不耐地皱了眉头,带着命令的口吻道,“你坐过来。”

她放下手机,坐到病床上,很是小心地生怕碰到他的伤。“你要吃什么?”

“坐近一点。”他的口气依旧不容置疑。周萌萌虽然有些不愿,却还是往里挪了挪。

他终于满意地扬了扬唇角,嘴里依旧没忘记吩咐:“弯腰,低头。”

“温烨你到底要干嘛!”周萌萌忍不住低吼道,却没敢有太大动作。现在他滴着输液像个失去活动能力的植物人,谁敢冷不丁碰他一下?

温烨的声音仿佛蕴含了无限柔情,短短两个字诱惑人心。“吻我。”

她讪讪一笑,眸中流露出些许狡黠:“好啊,你闭上眼。”在温烨难得乖顺地闭眼之时,周萌萌抄起桌上水果盘中的一颗晶莹的紫葡萄,缓缓凑近他的唇,将葡萄轻触他等候已久的唇瓣。

他立刻感到唇上冰凉一片,湿濡中带着水果的清香。猛地睁开眼,是周萌萌窃笑的神色。

该死,居然被她骗了。

温烨突然从病床上坐起,打了石膏固定的双手机械地拥住她,头微微一低,贴上她的唇。炙热的舌钻入她的嘴中,周萌萌皱着眉,却不敢推开他。

他现在伤得很重,轻微的动作都会造成他的严重伤害。只能任由他在自己唇舌之间肆虐,霸道的味道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满溢的温柔,细密缠绵……

她的身上掌心已经出了薄汗,正值夏日,虽然开了空调,怎么还是会热?他的吻,暖到窒息。

良久良久,他终于肯放开她了。淡淡的独属于他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腔,很干净的味道,很舒服。就像香水一样,男人也有优品和劣质,味道是完全不同的。

温烨无疑是最上等的香水。虽然这个比喻有些娘气。

“周萌萌,陪我睡觉。”他又一副病怏怏的模样躺在了床上,右手生硬地拍了拍床边,“床够大。”

“现在是下午!”大下午他在闹什么?让她像个僵尸一样躺在他这个木乃伊身边!有病!只是一年不见而已,他的性格怎么变得这么怪异……

他的声音有些困倦:“你很吵,躺下。”

他看起来的确很累。周萌萌再次妥协,脱掉只有五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在病床的右边躺下。中间很夸张地留了一道空隙,以免碰到她。身为一个宅女,睡相是很难看的,她不能保证自己睡着之后会不会把这个男人踢下床。

保持距离很有必要。

周萌萌睡不着,她望着一片白色的天花板,有些茫然。她到底在做什么?和被裹成粽子的温烨一起躺在病床上,美其名曰睡觉。

太荒谬了。她竟然又一时头脑发热答应了他。在这照顾温烨几天?算了,当同情病患。

虽然没有睡意,但是躺着躺着,头也有些昏昏沉沉了。在半梦半醒之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萌萌……”很迷茫的声音。她不禁侧头去看温烨,他的侧脸美好到极致。如果忽略掉那些碍眼的纱布的话。他在唤她的名字,而且是以这样柔弱的腔调。

除了奇怪之外,周萌萌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像解封的记忆展露出一个很小的方块,柔软得撩人心弦。

“我在。”她轻声答应。她知道温烨是在说梦话,但是这一句“我在”令他很快停止了说话,脸上挂着一抹满足。她觉得自己像在哄一个小孩子睡觉,幼稚的厉害。可为什么,一种名为感动的心情不可抑制地涌动出来。

温烨,你千万别爱上我。

她指尖微颤,轻轻抚上他英挺的鼻梁,慢慢往下,是极为诱惑人的薄唇,皮肤的手感竟然比女生更为细腻。睡熟的他,不像醒着时那样琢磨不透。他如同一个沉睡已久的瓷人,精致耐看,让人移不开视线。

周萌萌轻手轻脚地往外挪了挪,一只脚踏上地板,缓缓起身。

地板上全是他扫落的花瓶碎片,其中有一把钥匙。拾起,走到房门。他睡了两个小时,自己也可以回家了吧。总不能就待在这看他睡觉?

钥匙刚刚插入锁眼,一道阴冷之至的声音打断她的所有臆想。

“周萌萌,你觉得你走得了?”

她脚步一滞。温烨的口吻令她很不舒服,他什么时候习惯于这种直截了当的威胁?果然还是睡着的时候不那么令人讨厌。

“现在不早了,大不了我明天再来。”她耐着性子解释。

“难道你还要我明天去你家把你绑过来?”他说得理直气壮。

“你怎么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因为我不喜欢在你面前装绅士!”

周萌萌皱着眉头,他好像在别人面前总是深不可测,就连微笑的弧度都带着幽深的味道。其实他压制得很辛苦吧,为了所谓的总裁形象,戴上一副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面具。

她突然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温烨。

他按下了床边的拉绳,几个身着护士装的女人就推着一辆轮椅进来了,看起来很高端的轮椅,就算周萌萌再不识货,也看得出这就是用人民币堆砌成的奢华。

几个小护士前去扶他,却被温烨嫌恶的语气震慑:“你们出去。”

“周萌萌,愣着干嘛?过来扶我。”他讨厌别人碰他的身体,当然,周萌萌是个例外。她无奈地走近几步,手扶住他的脊背,原本的怒意顿时消散。

毕竟,他伤成这样是因为自己。

他很沉,将他扶到轮椅上是个体力活。周萌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安置好,自己也紧张得出了一身汗。这个混蛋,护士比较了解他的身体状况,下手也有个轻重,干嘛非要她去扶!

“陪我散步。”他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似乎对周萌萌的表现很满意。

“喂,你一个重病患者去哪散步!”他心情一好,周萌萌就高兴不起来了,都快瘫痪了还想着瞎溜达,不要命了?

温烨的脸色并没有多大变化,只见房门突然打开,清一色的黑衣保镖恭敬地守在门外,这阵仗将周萌萌吓得往后缩了缩。他们手中可是拿着货真价实的真枪实弹,这哪里像医院?简直就是黑社会活动场所。

“推我去外面。”他的声音恢复冷静,仿佛刚才暴怒与争执完全没有发生过。死寂得如一汪毫无波澜的潭水。这才是一年前的温烨。

周萌萌很是乖巧地没有多话,推着轮椅小心翼翼地前进,那些保镖也很识相地自动让出一条路,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的确不好。温烨却是十分坦然,或许在他眼中这些保镖只是会动的机械,只是保护他的工具而已。

纵使他被包裹得十分滑稽,不怒自威的气场还是自然流露出来。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