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军事
  3. 璇玑
  4. 第四十节 夜半的围攻

璇玑最新章节_全文hga010电脑下载|首页

第四十节 夜半的围攻

第四十节 夜半的围攻

女工们站起来往外走,老周和小秦也站起来,走到了过道,和织云汇合。

织云笑着将手里的怀表递过来给老周:“还你!”

她又问:“我今天讲得怎么样?”

老周看了小秦一眼,又笑着回头对织云说:“听了前面的,很好,是一次比一次更有进步啊——”

织云不待老周讲完,忙说:“那是后面讲得不好了?”

“不是不是,”老周笑着说:“后面我和小秦在那里说了一会儿话,虽然没有听,但是相信会是一如既往地好啊!”

织云放了心。

三人边说边往外走,织云说:“我先走一步了,免得挨狗腿子的骂!”

她跑着追上了前面的女工。

刘织云一出厂办公大楼,就被三个女工挡住了去路。这会儿是凌晨近四点,不远处厂里的路灯桔黄的灯光从三人后面照来,看不清她们的模样,但织云一眼就敢肯定这三人不在听课的几十人女工当中。

“你叫张小玉?”一人问。

“是我。”刘织云说。

“你要不要脸?”那女工骂道:“厂里给了你工作,给你发薪水、给你饭吃,工会那些疯子吃饱了没事干厂里管不着,你也跟着帮那些人——”

她一指身后那两个女工,又对刘织云说:“厂里不说你,我们这些做工的都看不过眼了,一个人的良心要让狗吃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打她!”

“打她!”

后面的两个女工说。

这几个女工都是被厂里收买的,给她们许诺了些好处,让她们出面搞破坏。

工会的人我们不想招惹,厂里的女工帮你们激进了“民愤”,你们该怪罪不到我们头上吧?厂里的主意倒是打得挺精、挺下三滥。教训教训这个女工也臊一臊你们工会这些人的皮。

那几个女工上来就扭住刘织云撕打开来。

阿虎今天倒不急,点了一根烟在旁边看热闹。这事儿厂里通过田科长给他打过招呼。

刘织云肯定不是几个人的对手,明显被又撕又抓吃了亏,那些包身工们虽同情她,但阿虎在旁,没有一个人敢说句话。

七八个听课的本地女工见状跑过来了,她们上前分开那三人和刘织云,趁机还踹了那三人几脚。

刚刚出来的老周和小秦见状刚要上来,见事态有了变化,老周拉住了小秦。

“凭什么打人?伊给阿拉教字,阿拉学了以后能干更好的工作,是好事。”

“就是,伊就算先生了,打先生阿拉可不依!”

“‘拿’不学认字、还要捣乱,要生事阿拉可不怕‘拿’,有本事和阿拉来打过!”

......

这七八个本地工围着那三人七嘴八舌的数说。

又有一个过来拍拍织云的肩:“侬不怕,以后下了学阿拉陪着你,看哪个敢打侬!”

那三个打人的女工有两个是养成工、一个本地工,论资历、论人数都拼不过这几个本地工,被围在那里说得还不得口。

这几个听课的本地工虽然瞧不起包身工,但她们看到“张小玉”这个女孩子认得这许多字,课又教得这么好,还在中间夹了许多平时未想过的道理,都在心里很佩服她,所以今天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才出头帮她。

刘织云经过了这段时间,见过了许多无法无天理的事情,对这样的攻击已不感到委屈和害怕。

她抻了抻被扯乱的衣裳,走了过来。

她对那三个女工说:“你们一上来就说我做得不对,但你们只说了自己的理由,也没有听我讲一讲道理。你们张口说工会的人是疯子,他们是来帮我们争福利的,我先问问你们,你们觉得咱们工作的环境好不好?咱们工作的时间长不长?监工拿个皮鞭随便打人对不对?”

那三人不说话。刘织云又说:“就不说这些长远的,说说近的,你们来打我,肯定是有人给你们许诺了好处,但你们想过没有,你们的举动让大家气愤,这会儿被大家诉说,又能得到什么?就算今晚你们赢了,将我打一顿,我以后不教大家认字了,这一次给你们的好处能又有几个?所以啊,你们吵一吵就行了,别伤得我不能讲课,这样你们经常就有好处可拿,咱们也不用自已人争斗了,你们说是不是?”

这一番话还有些语重心长,说得打人中的两个女工倒点起头来了。

老周轻轻碰了一下小秦:“这话说得,有水平。”

小秦也笑了。

.

到第三天黄麒麟就感觉背上象是磨破了皮,他看不见,但大木箱子往背上一放,一股钻心的痛。虽说压片刻就木了没事儿,但到卸货物的时候,扯着衣服外往,衫衣和后背的皮肤有一种分离的感觉,又是一下刺心的痛。

现在有了些经验,黄麒麟才知道上了踏板才是相对最轻松的一刻,掌握了窃道,顺着跳板起伏的节奏走,就好象在水里有浮力一样,所背的重量似减轻了许多。

不想就没事儿了。

黄麒麟迈着“轻松”的步伐向货堆走去,虽比这些老乡们小了许多、喜欢这些老乡们叫他小兄弟,但可不想让他们把自己当小兄弟一样照顾。

他很喜欢和享受和这些老乡们在一起的氛围。山东老乡们热情、团结,谁不给谁使坏心眼,在一起干活、聊天说笑,那种亲人在一起的很放松的感觉。

如果不是因为这原因,黄麒麟不知道自己坚持得下去。虽然自己争强好面子,但人总有能做了的事情、做不了的事情,不是因为你争强好面子就什么事情都拿得下。

虽然黄麒麟装着很轻松的样子,但是有老乡已发现了货物一上黄麒麟背那一刻,他痛苦扭曲的脸。

有老乡告诉了马三哥。

黄麒麟走到了货堆旁,等前面那个老乡背了货后上前。

马三哥臂上搭了一条棉垫走过来。

他把棉垫给黄麒麟递过去:“小兄弟,搭上!”

黄麒麟不要:“不用马三哥,这一天下来就把垫子挂扯了!”

“没事儿!”马三哥说:“这是俺椅子上垫的,扯了就扯了!”

黄麒麟知道,五六年前马三哥和李二哥还在码头上当工人的时候,马三哥背货闪了腰,以后虽好了也干不成重活儿,李二哥后来混好了,就安排让他专门发竹筹,马三哥不能常站,便备了软垫坐着发竹筹。

黄麒麟知道再客气倒见外了、马三哥还不高兴。

心里感动,便接过了棉垫,披在了肩后。

别说,垫了这棉垫货上了背觉得比前面好了许多,可能也有心里暖和的原因吧。

这一天黄麒麟比平日多背了五趟货。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