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1. 好看小说
  2. 灵异
  3. 越人秘术
  4. 15.狼舔脸

热门小说《越人秘术》全文免费hga010电脑下载|首页

15.狼舔脸

15.狼舔脸

我们连忙回到房间,只见张村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正吃力地想坐起来,秦墨亭连忙上前去问道,“村长,你怎么样了?”

张村长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秦墨亭,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据他回忆,他也是为了搞清楚狼舔脸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夜里,他带着自己的一对儿女张青山和张诗诗,一齐冒雨进山。为了尽快找到那危害村民的恶狼,他们三人兵分三路,结果刚分开没多久,张村长就遇到了狼!

“那狼是什么样子的?怎么舔了你的脸?”秦墨亭一听到张村长亲眼见到了狼,紧张的问道。

“就是普通的狼,一扑上来就对了我的脸舔了几口,然后我就昏倒了,再醒来的时候,脸已经没了……”五大三粗的张村长提起被狼舔脸的时候,完全没有了男子汉气,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看起来恐惧极了,“哎呀,青山,诗诗!他们回来了吗?天啊,我一直不信邪,以为狼舔脸不过是那些村民胡说,所以才把他俩带进了山,现在我自己碰到了,我才信了……他们兄妹不会遇到那条恶狼吧……啊哟,要是他们也遇到了狼……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张村长提起儿女的时候,比刚才还要激动,摸索着就要下床去找一双儿女。

我也不由替他担心起来,这人也真是的,害了自己不说,还拖着儿女下了水。与此同时,我也不由庆幸起来,幸亏我和秦墨亭在山里的时候没有遇到那条诡异恐怖的狼。

“张村长,你在我这里歇着吧,我先去你家问问他们兄妹回来没,回来了自然万事大吉,若是没回来,我再发动村民一起进山找他们,这会儿天已经亮了,应该没有那么危险了。你不要太担心了。”秦墨亭有条有理的安慰着张村长。

张村长虽然不愿意在这里干等着,但是他自己的伤势确实也很严重,除了脸没了,身上也有很多挫伤,自己行动都困难,更别说去山里救人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点头答应。

刚出门,秦墨亭便对我说道,“村里出了这个事,现在不安全得很,你还是不要再在这里耽搁了,尽快走吧,我要去村长家里查探情况,就不送你了。”

我有些讪讪的,感觉自己好像是个惧怕危险零食逃脱的人一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不然我等你找到了张家兄妹再回吧,就这么走了,回去我也要心心念念的记挂着这里。”

秦墨亭冷漠的说道,“没什么好挂念的,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本就和你无关。”

我碰了个钉子,臊红了脸,可是想想秦墨亭说得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干脆一转身负气往出村的路走去,为了扳回一局,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直到走到村口的木桥,我才惊讶的发现,昨夜的暴雨已经淹没了整条桥身,那座木桥是进村出村的必经之路,现在被淹了,也就意味着我根本出不去了!

我沮丧不已,只能回头再找秦墨亭。

没想到一转身却撞到一个人身上,只撞得我眼冒金星、两眼发花,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铜甲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我的身后!

我吓得往后连连退步,“你、你跟着我干嘛?!”

“你到哪里,我到哪里。”铜甲怪人坚定的说道。

我整个人都懵了,之前他这么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这么做!

“路淹了,你要是愿意,我可以背你泅水过去。”铜甲怪人认真的说道。

我当然想立刻过河回家,可是河水长得太高,水流又非常湍急,我可不敢这么冒险。

再说要让这个神叨叨的怪人背我过河,只怕他以后更要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甩不掉了。

我回头迅速的往秦墨亭的房子走去,一边不忘对铜甲怪人说道,“我不走啦,等水势落下去了再说。求你别跟着我啦,我真的不是什么姜妃,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铜甲怪人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脸上有些失落,却还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我,急得我都快哭了,却还是甩不掉他。

回到秦墨亭家的时候,只见院子里多了两个人,一个高高大大的英俊青年,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人。

那妇人拿着一块手帕子,一直抹着眼泪。。

看到我和铜甲怪人归来,他们都看了过来,妇人见到陌生人,把身子背了过去,缓缓止住了眼泪。

秦墨亭还没有等我开口,已经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村口的桥淹了,出不去了。”

听了我的回答,秦墨亭默默叹了一口气,“看来你得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了。这是张村长的公子张青山,这是张村长的夫人何婶。”

“张村长的公子……他从山里回来啦?”我一听,高兴地问道。

秦墨亭点头,可是他的神色看起来却并不高兴,再看那两人,也都神色凝重,尤其是何婶,看得出来她极力的忍着,眼泪却还是不住地流着。

“诗诗还没有回来。”秦墨亭压低声音跟我说道。

我一下子愣住了,怪不得李姨哭得这么伤心,原来是爱女还生死未卜,若是张诗诗真的遇险也就罢了,最怕的就是……万一她也像她爸爸那样,被狼把脸给舔没了,这对一个小姑娘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妈,你别哭了,妹妹从小在山里跑,我相信她不会有事的。”那青年拉住妇人的手安慰着,但是他显然口是心非,因为他看起来也很忧虑。

“这样吧,何婶,你留在家里照顾张村长,我和青山一起进山找诗诗。”秦墨亭也开口道。

何婶哽咽几声,终于还是点头道,“墨亭,诗诗就靠你了。不管她、不管她是死是活,你们都一定要把她带出来让我看一眼……”

说着,何婶又哭了起来。

“妈!你瞎说什么呢!”张青山大概是因为自己母亲对秦墨亭表现出的信任比对自己的还要多,有些不舒服,神色也不太好看。

被儿子一声训斥,何婶也不说什么了,捂着脸往张村长躺着的房间走去。

秦墨亭和张青山准备好手电,打猎用的弓箭,便准备出发了,我连忙凑上前问道,“我呢?我怎么办?”

秦墨亭看了我一眼,“你随便找个房间等着我们吧。”

我既然没法回家了,在这村子里闲着也是无事,便挺了挺脊背,“你们两个人进山,万一遇到狼怎么办?我也可以帮忙的嘛。”

这下秦墨亭倒是没有说话,张青山却瞥了我两眼,“姑娘,你是外面来的?你没看到我爸吗?被狼舔,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我想到张村长那张好像被人揭了皮一样的血肉模糊的脸,不由打了个冷战,吓得不敢说话了。

没想到,一直站在我身边默不吭声的铜甲怪人突然站到我身前,对着张青山和秦墨亭冷漠的说道,“她想进山的话,我会保护她的。”

最近更新的
推荐
排行